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0th Feb 2012 | 一般 | (5 Reads)
1972年,當大氣學家羅蘭聽到描述拉夫克工作的講座時,他的生活發生了關鍵的轉折。羅蘭決定發現這一結果。   科學家們發現幾十年來,低空大氣並沒受到影響。憑著可見光對其無懈可擊,在水中幾乎不溶,又能抗氧化反應的特性,大氣較低高度,氯氟碳化合物顯示出極強的耐久性。但是在海拔18英里以上,所有空氣分子的99%都位於其下的位置,氯氟碳化合物的弱勢就顯露出來了。在這一高度,來自太陽的冷酷,高能量的紫外線輻射直接接觸CFC分子,把它們分成氯原子和殘留的碎片。   如果羅蘭以這些發現結束他們對CFC的研究,那麼除了大氣科學家就不會再有人聽說到CFC了。然而,科學的完整性要求研究人員不僅探討氯氟碳化合物的命運,還要探究那些由紫外線輻射產生的高反應性原子和分子碎片。   在查看有關的反應之後,兩名研究人員結論出大多數氯原子和臭氧這種防止地球受紫外線輻射的氧形式結合了。   1974年,他們作出了令人不安的預測:如果工業繼續每年釋發一百萬噸氯氟碳化合物進入大氣,大氣臭氧最終將降低7%到13%。   土壤傳播的微生物產生出氮化合物作為衰變物,這些噴發物也會減少平流層的臭氧量。   羅蘭和穆連在得出了這種長期危害是無法接受的結論後,呼籲禁止進一步釋放氯氟碳化合物。   今天,沒有人會再去懷疑氯氟碳化合物是否有害環境。當然也沒有人否認這東西是人類用高科技發明出來的。人們在不斷利用這種科技破壞環境,造成污染。看來,事物都是有兩面的。